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露米】魔王有双白色翅膀

*米诞生贺
*复健产物
*ooc,无脑无逻辑。如果能接受的话以下↓

浑身狼狈的男孩啜泣着从草丛里爬出,大大的眼睛浸染在泪水中,白皙的脸蛋沾染着些尘土,细软的头发也乱七八糟地翘着。

男孩慌张地环视四周,泪水在眨眼的瞬间挤出眼眶,卷翘的睫毛上颤颤巍巍地立着几滴泪水配着那罕见的紫色眼眸更显得可怜可爱。

紧张环顾的男孩确定了四周没人才轻轻抓着脖子上的围巾靠树坐着,过长又脏兮兮的围巾鲜明地印着几个泥脚印。男孩直愣愣地看着围巾,不一会眼里又蓄满了泪噗噗地直往下掉,他缓慢地蜷起伤痕累累地腿,又慢慢将小脑袋埋进膝盖圈起手阻挡一切可能的视线,只是微微颤动肩背终究还是暴露了他的真实状况。

男孩头顶突然出现一只手,并不算温柔地摘下了掺杂在他发丝中的绿叶。被头上突然的触感吓到,男孩猛地抬起头,却忘记了自己身后有颗树。后脑勺大力的撞上树干,男孩疼地捂住头,泪水不要钱地落下。

捏着树叶的手一顿,久久没有动作,像是被男孩的举止蠢到了。很快,一位金发小伙倒吊着从树丛中探出头,蓝色的双眸盛载着万千星辉,只是眼中满满的不耐破坏了那令人惊艳的美丽。

孩子都喜欢漂亮的东西,男孩也不例外。他呆愣愣地望着青年的眼睛,一时间忘记了哭泣。青年悄悄地松了口气,他不擅长和孩子打交道,起码不擅长哄孩子不哭。好在这个孩子还算识趣,不然这个安和的小镇上怕是要出现一起命案了。

男孩一直望着青年,青年也就一直回望着他发呆,不知从何而来的洁白羽毛飘飘悠悠地落在男孩的鼻尖,使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声音轻轻细细地宛如一只奶猫。
青年怔了怔,随后哈哈地笑了起来,男孩摸了摸鼻尖,显得有些尴尬,脸上也渐渐飘起飞红。

“你还挺有趣的。”阿尔弗稍稍屈膝使力,绕着树枝旋了一圈后从稳稳落下。男孩惊叹于阿尔弗的炫技,紫色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崇拜。

自尊心被男孩的小眼神填满,阿尔弗有些自得地叉着腰露出笑容。

“喂,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诶?”男孩愣了愣,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是在问自己,“我…我叫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有些艰难地念出男孩的名字,阿尔弗抱怨了几句俄式卷舌音,咋舌道“啧,这名字也是有够难念的。”说着大手抚上了男孩的小脑袋,质地并不柔软的黑皮手套让男孩觉得有点不舒服,但他并未吭声,自顾自地沉浸在阿尔弗嫌他名字难念的沮丧中。

阿尔弗偷偷瞄了眼手下小家伙的表情,又快速地将视线回移,不一会,他又偷瞄了下小家伙,同样的,他还是迅速收回了视线。阿尔弗下意识地用食指挠了下脸颊,稚气未脱的脸上稍稍出现了些薄红。

“嘛,为了方便就叫你万尼亚吧,当然,你没有反对的权力。”

男孩表情瞬间由阴转晴,身后都好像出现了一条大尾巴欢脱地甩啊甩地。伊万小心翼翼地捏住阿尔弗的衣角,用他小兽般湿漉漉地大眼睛望着阿尔弗,“那…哥哥,叫什么?”

砰。

心脏像是被重锤猛击,阿尔弗简直想戏剧性地吐出一口血。

“大哥哥?!”被阿尔弗夸张的表现吓到,伊万慌张地轻拍着他的背。阿尔弗转头,看见伊万泫然欲泣的表情知道自己稍微恶作剧过头了。

啪嗒,泪水落在阿尔弗的手背,现在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你,你别哭啊。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面对这个哭的抽抽搭搭甚至有点哽到了的小包子,阿尔弗十分手足无措。早说过了,他不擅长哄孩子,他向来是被宠的那个,而不是宠人的,哄孩子这种麻烦事他一般是不会去触碰的。无奈的是他还挺喜欢这个孩子的,不然直接了当点,他就会把这孩子的脖子掐断,一了百了。

阿尔弗蹲下身搭着伊万的肩膀让他看向自己,男孩仍在抽噎,哭的眼睛红红鼻子红红的,有点可爱。阿尔弗看着男孩的眼睛无奈又轻柔地说“万尼亚是乖孩子对不对?乖孩子是不会哭哭啼啼地让人心烦的哦。”见着男孩仍旧没有停止哭泣的意思,阿尔叹了口气“那这样吧,要是万尼亚不哭的话。哥哥就给你看一样东西好不好?”

“一样……东西?”伊万压制下自己的哭腔,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阿尔弗,带着好奇的小眼神让阿尔弗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来,然后才在男孩谴责的目光下渐渐收声。

“嗯,你等等。”阿尔弗脱下皮夹克,露出里面的黑色军装。

嘶拉,随着一声衣服被撕裂的声响,阿尔弗身后伸出了一对巨大的有着洁白羽翼的翅膀。漂亮的羽毛上带着点点光辉,每根光滑柔顺的羽毛都仿佛带着圣洁的美。

伊万呆呆地望着那双美丽的翅膀,然后忍不住上前用手轻轻拂过柔软的羽毛。

“它们好漂亮。”伊万用着惊叹的语气陈述事实,阿尔弗本是十分厌恶这双翅膀的,非常非常的,厌恶。他是什么?他是魔王,是万千恶魔之主,是邪恶的最高象征。但是看看,看看他这双翅膀。哦,太棒了,若是被天堂的那一群恶心吧啦的虚伪鸟人看见了指不定怎么讥讽他。

但是伊万的赞美却让他心里觉得有点小高兴,阿尔弗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转过头掩饰自己微红的脸颊。

“谢谢。”说着手又不安分地揉着男孩漂亮的铂金发。

……

阿尔弗坐在树顶,怀里抱着乖乖巧巧的伊万,而伊万在把玩着一根羽毛。

“呐呐”伊万抬起头,举起手中那根羽毛问道“大哥哥是天使吧。”

阿尔弗昧着良心点了点头,“那,天使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伊万歪了歪头,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大家总说上帝在看着你,天使会保佑你。那么,为什么你们没有保护我们呢?明明,明明姐姐她们,什么都没做错……”

理着孩子头发的手忽然一顿,阿尔弗沉默了一会,“天使啊,其实都不是好人呢。”

伊万听得有点糊涂,“天使不是好人么?”

“天使啊,其实和人没什么两样。他们虚伪,自视甚高。打着一副正义之士的样子,实际上只是为了自己的贪婪和欲望而战。”

“那恶魔呢?天使是坏人的话,那恶魔是不是就是好人?”

阿尔弗摇摇头,“恶魔也不是。恶魔释放天性,无拘无束,是自由的种族。但正因为自由,他们做事不考虑后果,只为享受,所以才有如此多被恶魔残杀的人。而天使和恶魔对立,所以他们阻止恶魔。不是为了拯救人类,只是为了看恶魔笑话。所以才有天使悲悯世人,恶魔暴虐凶残的说法。”

伊万情绪有些低落,“那哥哥也不是好人吗?”或许对孩子来说,面对这种事情还太早,但是阿尔弗知道自己就快离开了。他刚刚闻到了有点熟悉的恶魔的味道,或许是马蒂来找他了。

他需要让这个孩子知道世界是多么无情,拥有自己的辨识力,能让自己活下去的辨识力。

“伊万。”

“嗯?”伊万抬头看向阿尔弗,但他只觉得脑袋忽然一疼,然后视野就模糊了起来,隐隐约约他好像看见一位红发恶魔飞向了阿尔弗,随后意识归为沉寂。

“你开了他的“灵”?”亚瑟皱着眉看向阿尔弗怀里的男孩,“阿尔你知道的,开了他的灵代表着教会又会多出一个强力的助手,也代表着我们会多出一个强劲的敌人。最近天界的那些老头子们像在测谋发起战争,你这样会产生不定因素的。”

阿尔弗小心地将伊万放在草地上,“hero才不会怕什么对手呢。”他抖了抖翅膀,金色的发丝从末端渐渐变黑,眼睛也是染上血红覆盖了先前的蓝。黑色的发间探出一对恶魔角,身后细长的倒三角尾巴高兴地甩了甩。阿尔站起身“因为hero就是最强的。”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变得苍白,阿尔勾起唇角,尖锐的犬齿在唇下若隐若现。“因为我是魔王啊。”

恶魔历三万四千零十七年 

天界发起战争,魔界应战。
战局久僵。

恶魔历三万四千零二十年

天界附庸人界教廷加入战争。
久久僵持的局面被打破。

恶魔历三万四千零二十四年

人界教廷出现耀世英才。
其名……

“哈……哈……”阿尔双手撑地,跪坐在满是污血和尸体的战场,那双惹眼的白色羽翼伤痕累累,浸染了鲜血再看不出本色,背部被圣光烧焦了大块皮肉。

一位大天使叫喊着你这样的恶魔怎么可以拥有我们的翅膀,然后乘着被别的天使纠缠住他时向他的翼端丢了一道圣光,导致了现在这种状况。

噗叽、噗叽。踩在血肉上的粘稠声音响起,但阿尔已经连抬头的力气都不再有了。魔王已是强弩之末。

翅膀因疼痛轻微地颤抖,阿尔的视线也被生理泪水遮挡住。

来人捏住阿尔的下巴迫使他抬头,仍旧是天真无邪的笑容,仍旧是紫龙晶般美丽的眸。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魔王大人。”

伊万·布拉金斯基

end
一些无关紧要的啰嗦,其实这篇文我在六月中旬就开始写了……一直拖到刚刚才写完hhhh.至于开这个梗的缘由,其实就是想到露熊明明长得这么可爱,娃娃脸娃娃音,但是性格确是个大魔王呢。然后就莫名其妙的飘到了有双天使翅膀的魔王……不知道这个梗以前有没有人用过,但是就最近更的文来看大概是没有撞梗的_(:з」∠)_
这么有趣的梗被我写的无聊又脑残实在是抱歉……而且还烂尾了……那么希望来年米诞也依旧爱着小天使w!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