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墙头多爬墙迅速
是一个半个人博,什么东西都会扔过来
不定时将黑历史自己可见
最后,我是阿渊,你好
头像来源:@拿坡里黄
她超棒嘚!!找她约稿嘛!!!

【瑞嘉】无始有终

*ooc预警
*真的ooc,高亮

这并不是什么刺激又叫人热血澎湃的故事,高傲又胆小的暗恋者,迟钝却聪明的被暗恋者。距离分明近在咫尺,当事人却画了一个圆,聪明的脑袋告诉他最好的答案是优弧,于是他便义无反顾地背向正确。

有些人生来便拥有了一切。权势滔天的背景,富足的家境,无人能及的头脑和俊美的相貌。他们口含金汤匙出生,脚下踩着早早铺好的康庄大道,坐在常人遥不可及的宝座上睥睨了了众生。

嘉德罗斯就是这样的人。

诺大的圣空家族在他背后站着,钱多地当纸用,数不清的奖杯在家里吃灰。所以他性子高傲一点都不奇怪。

但是天之骄子遇到了点麻烦。

现就读于凹凸高校的他有一唯一承认的对手――格瑞。但不太正常的是,每每见到格瑞,嘉德罗斯就会莫名面部升温,心跳加速。一次还能说得过去,次次都这样嘉德罗斯也被迫明白了某些事。像是他喜欢格瑞什么的。

让无数人嫉妒的脑子高速运转,现实得出答案,他若告白只有被拒绝的结果。

把这感情埋进心底,让它沉入深渊,让它腐败,再滋生不出多余的想法。理智冲他叫嚣着,思想却不住的祈求着,让我再离他近一点。

于是嘉德罗斯选择了沉默,做一个怯弱的暗恋者。

笨拙地挑衅只为再近一点点,就算实际上是愈加远离。

抚过左胸的手触到了一片温热的跳动,沉重的感情脱累着它。“我好累”它这么说着。嘉德罗斯忽然觉得自己若是一个机器人便好了,可以将不必要的麻烦删除。

或许事到临头时他会下不去手,但也说不定不是么,他可是嘉德罗斯,或许会后悔,却绝不会虚构“如果”。就算负重前行,他也会比他人站的更高,望地更远。

和他张狂地出现在凹凸不同,嘉德罗斯走地悄无声息。连带着雷徳祖玛也如同人间蒸发般消失于校园。可能是转校,也可能是离开去了另一个国家,详情就连老师也不甚清楚。

失了嘉德罗斯的学校或许没那么吵闹了,但仍在继续。金仍旧冒失又咋呼,雷狮的海盗小团体依旧四处搞事,安迷修一如既往地遵循着自己的骑士道。

格瑞靠在窗边,忽的被阳光闪到了眼睛,他侧过头,外头一片祥和。阳光正好,让他想起了某人的金眸,温暖的如同一个小太阳。过于刺眼的太阳使格瑞不由眯起了眼,他再次看了眼窗外葱翠欲滴的绿叶,抬脚离开了。

没有开始,便也没有结束。结局在一个平凡的午后阳光中说出了再见,并不出奇的树荫下,再不会出现小憩的金色身影。

end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