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墙头多爬墙迅速
是一个半个人博,什么东西都会扔过来
不定时将黑历史自己可见
最后,我是阿渊,你好
头像来源:@拿坡里黄
她超棒嘚!!找她约稿嘛!!!

【瑞嘉】回忆

*短,完。
*有ooc注意

起风了。

卷起沙土,摇乱绿叶,放肆地发出风啸。灰白的云层迅速地移动,转眼下一片阴云又填补了空隙。阳光被遮蔽。

嘉德罗斯突然想起了与格瑞初遇的那天,与现在截然相反,那是凹凸大赛少见的好天气。

狂风依旧呼啸,夹着几点雨丝。

嘉德罗斯垂下眸,一只英短迈着步子过来,放肆地跳上嘉德罗斯膝头,软软咪呜几声,换来主人轻轻的抚摸。英短懒懒地晃了下尾巴,转了个圈圈,最后在小主人柔软的大腿上踩几下,打着哈欠蜷了起来。

嘉德罗斯有一下没一下地帮它顺毛,又猛然忆起了格瑞。究竟是怎样谈到了与对方相似的动物他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住的是对自己的形容。老虎,凶悍的,自大的,不可一世又骄傲的老虎,但是未成年,是与家猫般大小的小野兽。嘉德罗斯不满小野兽的回答,磨着虎牙抡起棍子就要与他干一架,最终不了了之。

英短衔住了嘉德罗斯的手指,力道不重地磨,四肢缠着他的手自顾自地与手搏斗。嘉德罗斯皱了下眉,看来是他最近太宠这小家伙了,胆子愈发大了。

天色微微亮了起来,风却越刮越大。

或许是为了应景,又或许是皇宫的温度太过舒适,倦意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攀了上来。嘉德罗斯闭上眼,梦到了许多陈年旧事,最终褪色的画面化为一声轻轻的叹息,“嘉德罗斯,你什么都不懂……”他猛睁开眼。仆人轻轻叩响门,“王,会议时间到了。”嘉德罗斯站起身,腿上的英短被惊醒跳了下来,不满地绕着小主人裤脚走动。嘉德罗斯回头看了眼窗外。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