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HTF】【寒】攻受无差

*不知道有谁看过,反正别在意啦

*一句话开脑洞向

今年冬天特别的冷,也不知道是不是西/伯/利/亚的寒流刮来了小镇。

lifty双手揣在裤兜里,站在路口张望。在这种天气略显单薄的衣服根本抵挡不住冷风的侵袭,于是他只有不住地跺脚、来回走动。又一阵风吹来,lifty缩了缩脖子,把半张脸都埋进了他那墨绿色条纹的围巾。然后他靠着灯柱蹲下,闭上眼缩成一团尽力让自己身体少接触冷空气。

闭上眼后的其他感官反倒敏锐起来,风掠过耳畔猎猎作响的声音敲击着鼓膜,皮鞋踏在水泥地的声音由远而近,睁开眼,揉着酸麻的小腿缓缓站起来。是不是想看见这样的场景?【“这么慢你干嘛去了哥,没事吧?”带着担心和埋怨的口气问道】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怎么样,搞定了么?收获怎么样?”  “…Nailed  it.”

shifty貌似是小跑着过来的,气息不匀地在原地轻喘,自体内循环一圈后吐出的二氧化碳与冷空气接触液化成一小片白雾,透过白雾隐约可见shifty应该是因寒冷而有些发青的唇,脸也不正常地苍白,没有一丝血色。lifty犹豫了一秒,也仅仅是一秒。然后他把围巾取了下来

带有别人体温的围巾环在脖子处,暖意一瞬间传遍全身。

但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莫名地僵持着,不知从哪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惹人心烦。

“呃…一起回去吗?”不报期望的询问,一般他会回答要自己去“找·点·乐·子”

“嗯”

“?!”不由得露出震惊的面孔

“呃嗯,那回家吧。”

一路无言,一到家lifty就逃一般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shifty盯着lifty略显慌张地背影,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消散在空气,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他脚步不稳地后退了几步,身体顺势下滑。洁白的墙壁染上一片艳丽。脸色愈加地苍白,缺氧般大口地呼吸着。

'「要从fliqpy那里偷到东西并成功脱逃哪有那么容易啊,居然就这么相信了还真是个笨蛋要我怎么放心的下啊」嘴角浮现一抹苦涩的笑.意识逐渐涣散,地上的液体越积越多,粗重的无规律的喘息渐渐弱了下来,轻了下来,直到一切恢复沉寂,只余钟表的“嗒哒嗒哒”声回荡。

*双偷是双向单恋的这样。这篇文其实我只是想表达爱不是大家自认为的“无私的”,真正的爱一个人的话对ta应该是十分自私的。什么离开你是因为我快死啦,离开你是为了你好啊,这种我才觉得是真正自私啊,让留下的那人背负所有的伤痛无论是被抛弃的伤痛还是最后发现真相的伤痛。我觉得,爱的话就只是简单的能看见你就好,无论能看多久,请尽可能让我看到看不见为止。恩,废话了一大段,反正就是这样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