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HTF】双偷英

*只是给小伙伴的回圈贺礼…并不是喜欢这个cp啦

*写的时候发生了超多插曲简直…


"呜…嗝嗯…尼…嘤…尼桑…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讨厌我们…就因为…就因为我们是小偷的孩子吗…"小男孩胡乱地用手抹去泪水,却仍制止不了眼泪破闸似的涌出。

一滴。两滴。从尖削的下巴掉落,晕染开来,在围巾上形成一块块深色的痕迹。

被叫做尼桑的男孩蹲在地上,用铁铲在面前的小土丘上拍了两下,末了,还用手拢了拢滑落的土块。

男孩站起来,脏兮兮的小手在自己弟弟脸上抹了一下。泪痕交错的脸上一块血液和泥土的混合物,搭上他呆愣的表情显得可笑万分。"尼…尼桑?"他红着双眼,一副又要哭出来的表情。

"lifty。"男孩开口

lifty双眼含泪看向他。

"lifty。"shifty扶上lifty的肩,迫使男孩直视他的眼。跟他一样,宛如上好翡翠般的眼眸。"不要哭。无论什么时候,哭都是没有用的。——你喜欢它吗?"shifty撇过头,看向土堆。lifty瞪大眼睛,咬着下唇重重地点了点头。

shifty笑了"呐,lifty。对待喜欢的东西,就要把它死死地抓在手里,就像东方之国的那句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男孩点了点头,似懂非懂。

—————————————————

"hey!hero我可是不允许盗//窃事件发生的。以后会盯紧你们的!接受hero的制裁吧哈哈哈哈"蓝发英雄悬浮在半空,过长的眼罩在脑后飞舞,逆光看去这抹鲜红仿佛要刺进人的心底。

初见的惊鸿铭刻在两人脑海,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他的警告被当做耳边风。盗//窃愈加地变本加厉。

三人维持着这种警//察捉小偷的关系。

不够

还不够

还想更近一步

还想更了解他

还想更加地得到他的关注

使僵持状态被打破的是对他弱点的发现——氪石。

这块绿色的宝石大概是他们至今最大的突破。两人笑着,向did靠近,身后的宝石散发着莹莹绿光。

"lifty,够了,再继续下去他会死的。"shifty皱起眉头,看向瘫在绿色呕吐物里痛苦抽搐的英雄,眼里闪过心疼。lifty闻言惊讶地回头,却正好捕捉到他眼里那抹心疼。沉默…

"好的,我知道了。"lifty收敛了一下自己外露的感情,露出日常的那奸诈的笑容。

"回去吗?"他插着腰,头颅后仰对shifty说

"也该回去了。今天收获颇丰啊。嘿嘿嘿嘿嘿"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小巷。

夜晚,一抹黑影来到了仍昏迷着的英雄面前。

几天后——————————

shifty揉了揉杂乱的头发。最近这几天他们的盗窃行动异常地顺利,没有那个自称hero的蓝发二货出来阻止。再结合lifty不在家的次数越来越多,这种异常的现象难免不让人把他与did的失踪联系起来。

已经决定了,在lifty出门时跟踪他。

"尼桑,我出门了"lifty站在门口喊到。略微一晃神"啊…多久之前了来着?喊我尼桑…啊啊…对了,是第一次抛下他自己逃跑的时候吧。从那时起就不再叫了…"回过神时,他的身影已经快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了。

抬手拂过帽檐,扶正。嘴角微微上扬,追了上去。

跟着他七拐八弯地走过了许多道路,最后在不起眼的一个小房子前停下,紧靠在转角的墙壁上,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呐,尼桑还要继续躲吗?出来也没关系的哦。"青年略带清脆的嗓音响起。

带着果然如此的表情,shifty从墙角走出,向lifty走去。

"进来吧。"青年带着孩子般的笑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shifty看着敞开的大门,有些犹豫。

"不是想知道他的状况吗?进去就能看见了哦~"lifty凑近shifty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就像引诱夏娃偷食了禁果的那条蛇,甜蜜的话语后隐藏着锋利的毒牙。

迈开步伐,踏入了日后只要回想起来就会临近崩溃的地狱。

一进门,福尔马林的混合着浓烈的铁锈的气味扑面而来,刺鼻的让人作呕。

染上暗红的地板、散乱地瓶瓶罐罐中浸泡在液体中的肢体、器官…

还有…被当成珍宝对待地,神色安详的,splendid的头颅…

"很美对吧。"lifty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身旁响起,翡翠般的眼里闪现出疯狂地痴迷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shifty揪住lifty的衣领大声地质问,过度尖细的声音宛如悲鸣

"为什么?"lifty垂下头,额发底下的表情晦暗不明,"你说为什么?"他的肩膀开始颤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逐渐压抑不住地疯了般的笑。

"哥哥…这可是你教我的不是么…"他轻拭去对方眼角不自觉流出的泪

"要把喜欢的东西死死地,抓在手里…"

"宁为玉碎…

…不为瓦全"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