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默盲默】无题

*把以前没写完的文翻出来写了

紫色和白色相间的头发上别着两个的鹿角发夹,左眼下方的心形图案,紫色的眸子,带给别人的永远是最温暖的笑容。这,便mime在大家心目中留下的形象,一个异常敬业的默剧演员。

  "哟,mime,早上好啊"mime习惯性地转向声源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的弧度,对那人的抱以了友好的微笑。

   几乎所有人都认识mime,当然了,大家也都很喜欢他,试问那么一个可爱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所以,不可否认,mime就像是个天使,每每见到他时,脸上都是挂着温暖的像天使一般祥和的笑容。像是能包容你所有的不堪和污秽。

   可是这样的一个纯洁的''天使''心里却藏着一个秘密。

   他喜欢一个人。

   一个男人。

  '' 这是丑陋的感情!他们的爱是不被允许的!喜欢同.....性什么的,这种人应该去死!''曾经有个基\督\教\徒\这么跟mime说过。他记得很清楚。当时那人,毫无忌惮地向着''天使''展露他内心的丑恶。说到同性这两个字时他顿了顿,整张脸被他自己扭曲地分外恶心。

   那么一瞬,mime觉得这个人才是丑陋阴暗的代表,而并不是他口中的同\性\恋\。

   可是现在,他觉得迷茫,他害怕了。

   一种深深的背德感充斥在他的心口。压地他喘不过气。

   但就算是如此,他还是喜欢他。

   目光总会跟随着他ーー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尽管这份感情会为他人所不耻也罢。

   ++++++++

   mime心不在焉地递过气球和糖。他微红着脸,偷偷瞄着面前戴着墨镜的男人。  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偷看着暗恋的学长,高兴之余也免不了郝然姿态。

   mime知道mole是个盲人,可笑的是他又是个''哑巴''。

   所以为了引起他的注意,mime用过许多方法。比如:每天递给他一个气球和花生糖,然后在他手心写下祝福的话、在偶然遇见他时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或者善意的脸颊吻...

   他不敢奢侈什么,他只想对方能够记住他,对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他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

   mime感到身体有那么一瞬是悬空的。痛,很痛,非常非常的痛,痛觉从神经末梢一直传输到大脑皮层,每个细胞都在向自己叫嚣着宣泄着不满。

   失控的卡车冲向mole时,身体不知觉地,不,应该说下意识地推开了他。

   后悔吗?他想有又或许没有。脑海里走马灯般闪过和他的回忆,有点遗憾再也见不到他了。一片血红的视野里看见他安静地爬了起来,复又揉了下膝盖。'大概是磕伤了吧 'mime迷迷糊糊地想道,'应该再轻点推开他的。'

   他最后冲着天空露出笑容

  「嘛,还好,你没事。」

---------------------------------------------------------------

   很多很多年后,久到小镇上的大家都已白发苍苍。

   mole仍旧保持着一成不变的日常,从前还精力充沛的lumpy曾笑着调侃mole:谁要是想让mole对一个人敞开心扉 除非ta有着太阳般的热情和splendid那么长的寿命。

   因为他的心是冷的,就因为看不见,所以他不会为了,也不会让任何事扰乱自己的常规的生活。当然啦,也不会为了任何事而悲伤,就像当年那孩子推开他时,被层层枷锁紧紧勒住的心房也没有丝毫的颤动。

  "哈哈哈哈....."几个孩子笑着从mole身边跑过,手里是形状可爱的气球。

   『小镇上来了新的居民,是一个哑剧演员,他有着漂亮的紫色眸子、紫白相间的头发和温暖的笑容。』

   新住民笑着递给小孩子们带着甜腻香气的糖果和漂亮的气球。远处刮来一阵清风,紫色和白色在风中交缠,两人擦肩而过。

END

ps.解释一下,最后的紫色是指新住民,白色是mole。至于为什么是白色前面也说过,已经过了很多年,久到大家都已白发苍苍。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