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英觉】未曾

*ooc预警

0.

男孩漫无目的地在森林里乱晃,不一会裸露在外的白嫩的一小节小腿肚和手臂便满是划痕。时间久了,男孩的衣服开始被汗水沾湿,汗液滑落时跟伤痕触碰,带来麻刺的痛感。

男孩的脚步开始放缓,待寻得一处可容下一个正常的十多岁小孩体型的谧静偏僻的树洞时,他停下了步伐。他谨慎地向里边丢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然后飞快地躲进一旁地灌木丛。不出意外地,身上又是被尖锐的树枝划出几道伤口,细细密密的血珠渗透出来。

又过了半分钟的样子吧,男孩才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走进了树洞。

树洞内部并不整洁,相反还十分脏乱,但男孩并不在意这些。他在角落坐下,双手环着腿。他看着一路上被弄出的红痕、伤口还有其他的,已经有点时间的疤痕,这样看着,看着。渐渐地,眼眶不禁红了起来。他埋下头,肩膀微微颤抖间,细微的呜咽传了出来。

1.

粗重的喘息从小巷中传来。

西装革履的男人瘫坐在地上,背靠着墙。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在意是否有肮脏的东西蹭到衣服上了。男人惊恐地瞪大双眼,身体徒劳地向后缩,因恐惧而变了调的声音尖锐地刺耳。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可以给你钱,你杀了我得到的也不多吧!咱们可以商量,你要我全部的钱都行!"

身着绿色军装的青年从暗处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令人心惊的嗜血和狂热。他咧开嘴,一排尖锐的鲨鱼齿在昏暗的路灯照耀下闪着寒光,仿佛它们下一秒便会撕裂你脆弱的脖颈。

他会是一个让人满意的杀人机器。

青年没有理会眼前人的垂死挣扎,他微抬起握着刀的手随后狠狠刺下!

男人眼里闪烁着诸多情绪,恐惧,绝望,阴狠,不甘。最后定格在疯狂。

"妈/的,今天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男人低吼道,他慌乱地举起藏在袖中的枪,子弹伴随着"砰"的声响从黑洞洞的枪口射出。

"哼"腰侧被鲜血染红,青年脸色也白了几分。而死神的镰刀也终于在此时带起了一片艳丽夺目的红。

"啧,妈/的这/婊/子/养的杂/碎"

青年捂着腰,抬脚气愤地踢向男人仍带余温的尸/体,最后骂骂咧咧地离开了阴暗的小巷。

"嘶!damn it!你/他/妈就不能轻点?!"青年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客气地冲身前正帮他包扎的家伙吼道。flippy脸上明显挂在无奈的神情,"去你妹的,你/他/妈什么时候不给我整天带回一身伤再说这事吧!"这般反驳着,手上的力度还是放轻许多。

"谁知道那老杂/碎临死来这么一遭。"flippy不禁翻了个白眼,给青年狠狠系上了个蝴蝶结,在听到对方的痛呼后才满意地收起了医疗箱。

"伤口最好别碰水,也别做什么剧烈的运动。这几天给我呆在家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知道了知道了。"fliqpy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皱眉道"flippy你别总是像个女人似的婆婆妈妈,唠唠叨叨地烦死人了。"

"你…!"flippy被他气笑,什么都没说旋即摇摇头离开了。

诺大的屋子安静了下来,fliqpy略微不自在地蜷缩了下身子。

不知过了多久,时钟"嗒哒嗒哒"的声响和着青年平缓的呼吸声在屋子里回荡。

他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