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露米】你好,我是你的橡皮擦

*已补全

*ooc预警

阿尔弗自诩英雄。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阿尔弗是一个橡皮擦。

哦,不用怀疑您的视力了小姐。

您没看错,阿尔弗是一个橡皮擦,自诩英雄的橡皮擦。

他认为将错误修正擦去的自己就是在打败坏人。

无论事实如何,我们就不要去揭穿可爱的小橡皮这荒谬的梦了。

我们可爱的小橡皮是金色的,外面有一层棕色的纸壳包裹着。

然而文具中最健气的阿尔弗最近有些烦恼,原因来自将他买回的master。他的master是个高中生,有着一米八几的身高温柔的性格和紫水晶一般的眼睛。

但在看见他的master用水管将来找茬的人揍的满地找牙后阿尔弗就默默地将“温柔的性格”给划去了。

言归正传,master到底做了什么让阿尔弗如此的烦恼呢?难道是他要扔掉他了?

当然不是的。

只不过阿尔弗觉得自己对master的感情好像不太对,因为对方一触到自己小小凉凉的身体自己就像是人类发了高烧似的温度不断升高。

至于小小的橡皮是怎么知道自己对master是感情上的不对而不是怀疑自己病了的这个问题我们就交给master的宿友王耀来回答吧,或许他最近看的天·朝·言·情·大·剧能回答你们这个问题。

阿尔弗的奇怪现象开始于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的master左手支着下巴右手把玩着铅笔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清晨祥和的气息混杂着青草的清香灌入鼻腔,绿叶在风的作用下飒飒作响将投掷下的阳光碎成一块块不起眼的光斑,早就开始工作的鸟儿不厌其地“啾啾”地鸣叫着歌颂着新的一天到来。

那时笼罩在光里的master像是下一秒就要化为闪烁着萤光的粉尘消失在天地之间,阿尔弗看着这幅景象久久没有回神。他虽然没有心,但却觉得左边身体的一块钝钝地疼。回神时才发现是master拿着铅笔一下一下地戳着他刚才觉得疼的部位,并在其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墨印。阿尔弗用他并不存在的手拂了拂墨印的部位,暗暗决定那就是他的心脏所在了。

一块橡皮喜欢上了他的master,真是个可悲又可笑的故事。

小小的橡皮并没有妄想能和master成为什么,因为他只是个橡皮,所以他觉得能呆在他身边就足够了。但是不行啊,master考上了距离很远的大学,他现在必须要搬家,小小的橡皮不小心遗落在了角落,没有被任何人想起。

时间到底过去多久了呢?小橡皮也不知道,对橡皮而言时间是多么的鸡肋啊。小橡皮渐渐地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细密的蜘蛛网将他束缚,但是阿尔弗仍旧认为他的master会回来的。

斗转星移,岁月变迁。




床上的人猛地坐起身,额上密密的汗珠汇成一颗从鬓角落下掩没在蓝色的被单中。阿尔弗四处环顾了一圈,对于适才荒诞的梦心神不宁。

后果就是没有休息好的他第二天带着黑眼圈在课上昏昏欲睡。

“小阿尔怎么了,昨晚通宵打电游了么?”浅金色卷发的法/国/人转过头来对同班同学表示关心,阿尔埋着头,声音透过手臂闷闷地传来

“弗朗,我做了一个梦。”

“嗯哼?所以呢?”弗朗西斯转过身,对于这个话题饶有兴趣。

“然后我喜欢上了梦里的人。”

“……”

弗朗怔怔地看着阿尔。

看把我们的弗朗吓得背景都变成空白了。

伏在桌上的金色脑袋动了动,露出一对漂亮的仿佛囊括了整片星空的蓝色眼睛,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弗朗。

“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会呢,小阿尔喜欢谁哥哥我都会支持的哦,当然小亚瑟除外。”讪笑了几声后弗朗安慰阿尔道,并且还不忘给阿尔弗塞一口狗粮。

阿尔弗踢翻了这碗狗粮并发动了王の拒绝。

正当两人话题谈的火热的当下,学生党最厌恶的上课铃响起,散在四处欢笑打闹的学生们快速返回座位,喧闹的教室也安静了下来。

老态龙钟的班主任顶着他一头谢顶的白发进门,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斯拉夫人,甜甜的笑容让人轻易地心生好感。

班主任敲敲桌子,示意叽叽喳喳好奇讨论的学生安静“咳咳,都别吵了。我身边的是你们新来的物理老师,那么,请做一下自我介绍吧。”老人扭头对身旁的人轻声说道

斯拉夫人扯了扯脖子上厚实的围巾,眯着眼睛笑地一派天真乖巧,扫了一眼教室后更是笑地腻人。童稚一般软糯的嗓音瞬间收获了一大片小迷妹,阿尔弗瘫着桌上,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精神的呆毛左右晃悠了一下,以昭自己的存在感,少见的可爱模样让人想到了夏消鼠。

弗朗想起了眼前金发小伙小时候的天使模样,当时还会跟在自己后面抄着一口甜甜的声音叫自己大姐姐,碎进了漫天星辰的蓝色眼睛总能叫人软下心来。

所以在自己留起胡子之前这个小混蛋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大姐姐”,那可真叫人哭笑不得。

就在弗朗思绪发散的当下,他的衣角被人扯动,转过头,金发小伙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你觉得我去追布拉金斯基成功的机率是多少。”

哈?

那个新来的物理老师????

他是该为自家孩子不会再纠结梦中人而高兴还是该为了孩子移情别恋速度之快而伤心???

或许是弗朗看着他那纠结到要溢出的情绪终于让我们的小英雄明白了,所以他解释道

“他就是那个人。”

哦。

这样啊。

他就是你说的梦里的那个人啊。

太好了,恭喜你啊小阿尔弗♡。

……

个屁啊?!

太过于巧合了吧??!我简直怀疑小阿尔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不好意思和眉毛说才弄出了这么一套来?!

并不对阿尔弗的追求抱有希望的弗朗在一个月内被啪啪啪打脸。

妈/的我墨镜都闪裂了。

明明双方一开始都并不认识,恋情发展哪有这么快啊又不是发/情/期配/种。

怀着担心自家孩子遇上渣男的心的弗朗再次刷新了收flag的速度。

妈/的你们这对简直不科学。

墨镜再给我来二十副!


应该是昨天折腾狠了,阿尔弗趴在角落的桌上补眠。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投掷在小伙灿金色的发上,并不顺贴的头发总要调皮的翘起一些来,发尾反射出眩目的颜色。

布拉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梦,在遇见阿尔弗的前一天作到的梦。

自己是一个抛在角落积灰的橡皮擦,抽象派画风的橡皮上只能大致辨认出是一只白熊。不讨喜的形状和颜色一直是自己卖不出去的原因,孩子们更喜欢鲜亮些的帅气亦或是可爱的。

直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拿起了自己,充其量只能说是修长,算不上漂亮。但是那指尖拂去灰尘时带来的温度,大概是一辈子也无法忘怀了。

然后布拉金看见了一对眸子,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过两极的星河,特别是被蓝色的海水倒映出时那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丽。

布拉金斯基彻底沦陷了,那双眼能轻易攻陷任何人的心房。

再然后布拉金醒来了,今天是他到职报道的第一天,他不该迟到,所以他起来了。

他遗忘了那场荒诞的梦么?不,布拉金的爱可能是病态的,他爱上那个像太阳一般的男孩就代表他不会放手。就算对方从未见过他,不曾喜欢他也一样。

“那么,请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布拉金扯了扯围巾,心神都被角落的“太阳”吸引,他勾起一抹甜腻的笑容。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END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