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银魂】只是惊喜

之前在贴吧上放过,忘记发老福特了_(:з」∠)_

银时是在早上四点左右才躺下的。

自从家里多了两个小豆丁他就脱离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了,家中经济赤字,就算自己可以饿着但是两个不到七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关键时刻,更何况光是支付两人的学费就已经是一笔不小的金额了。

为此银时开始了他的兼职生活,不论是到狂死郎的牛郎店干夜工还是到登势的酒居帮忙亦或是帮装修店的熟人打打下手,反正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除却三小时的睡眠时间就转得跟个陀螺似的。

不过也幸好他当万事屋的期间积累起了不少的好人缘,大家都愿意帮帮他们,不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毕竟万事屋这个工作收入并不高,再加上工作也不常有,为了小豆丁们银时便辞了自己万事屋的工作做起了更为安稳的职业。

头沾了枕头便睡得死沉,眼底有着渐渐明显了的青黑。两人蹑手蹑脚溜了进来的小豆丁小大人似的皱着眉,看着银时疲惫的脸,澄清的大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心疼。

神乐整个人都瘫到了比她矮不了多少的床沿上,哼唧哼唧地一点点向熟睡中的人挪去。新八被神乐吓了一跳,迅速地扯下小豆丁捂着她的嘴拖了出去。

“你干什么啊!”神乐跺了跺脚不满地嘟着嘴想要再跑回去,志村·早熟·新八满脸无奈,只不过大了神乐几个月怎么感觉心理年龄大了她几年呢??

“阿银这么晚才回来,你要是过去吵醒他了怎么办。”说着拉着不甘不愿的神乐踢踏着小拖鞋跑到了客厅“而且,你看。”短短的手指指向日历,加粗黑字体清楚的表明了距离隔壁房间里呼呼大睡那人的生日,只有不到三天的时间了。

“阿银的生日要到了。”

小神乐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儿很是不解地说道:“所以我们可以吃到蛋糕了?你究竟为什么会说到生日,除了能吃到甜甜的蛋糕我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它能做的了。”

六岁的孩子不严谨的世界观中只明白生日这天有蛋糕有礼物,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却并不怎么明白生日对于人的意义。

新八这会真的是哑口无言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对神乐解释生日的重要性,事实上,他自己也不过是一知半解。但是他知道,银时很辛苦,他想让他开心,而他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在生日这天给他一个惊喜。

神乐听着新八的解释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所以,你打算做什么?我们并没有钱给小银买礼物。”

新八摇摇头,“我本来也没打算给阿银买礼物,买了他绝对会怪我们浪费钱的。我是想着,可不可以亲手给阿银做一个生日蛋糕。”

听见蛋糕神乐兴奋了起来,这并没有什么困难的。她想,只不过是在松软的蛋糕上抹上装饰的奶油罢了。
所以说,人没事就不要给自己立个flag啦。

当几个小时后银时出门了之后,两个小豆丁便行动起来了,你和面粉我加水你打鸡蛋我擀面,最后当然的!忙活了半天的两人没有做成功,反倒将厨房整的一片狼藉。

两个孩子沮丧地收拾好残局,坐沙发上发着呆不知道该干嘛。最近正好放了长假,就算两人有大把时间可以来研究但是银时的生日可等不及他们。

就这么坐着坐着,新八突然眼前一亮,凑在神乐耳边说了些什么,两个豆丁便鬼鬼祟祟地出门了。

不过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晚上同样是四点左右,银时带着满身寒气拖着疲惫的步伐回了家。他特意看了看两个孩子,乖乖地在床上熟睡着,银时疲惫黯淡的红色眸子透出无尽的温柔,嘴角也不由地勾起了自己都没发现的弧度。

他挠挠自己杂乱的卷发,洗漱了一下就换上睡衣躺下了。

银时是被一股香甜的味道给勾醒的,肚子里的馋虫不安分的蹦出来,银时顺着那股香味推开了门。

开门的一瞬小礼炮砰的爆声吓了他一跳,彩纸碎碎地落在他的头发上,渲染出一片五颜六色。低头,两个孩子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一副急于邀功的样子,神乐仗着自己天生的怪力拉着小银移动,新八在其身后不时推一推,帮把手。

银时对他们的举动有些茫然,但是能猜出来他们想要干嘛。事实上,摆在圆木桌上那五颜六色的东西真的特别引人注目。

“阿银/小银,生日快乐。”

两个孩子笑嘻嘻地看着他,银时不由怔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所以摆在桌上的那是生日蛋糕……?

“怎么了小银?快点吹蜡烛啊。”神乐催促道,银时看了颜色可怕的蛋糕良久,然后露出了他们熟悉的笑容。他蹲下身搂住两个孩子,声音带着微微的颤音。
“辛苦了,为阿银做蛋糕。”

两个孩子懵懂地回抱着银时,只是一个劲地傻笑,没有说话。

蛋糕上的蜡烛静静燃烧,然后无言地消隐。

end
那么,坂田银时,第二次祝你生日快乐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