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存梗

之后会写,考完后。
关于那首日文歌
你是个没有的孩子。
学习,运动,说话,什么都做不好
又穷,又笨,脏兮兮的孩子
就算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上来
但却止不住哽咽着说我喜欢你 (这里对茨木)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你是个寂寞的孩子。来吧,和我一起,来吧和我歌唱(可以说是酒吞在唱着x)
就像这首歌的结尾一样,没用的饱受折磨的孩子,慢慢在苦难中成长壮大,最终“离开”了“我”
茨木在苦难里摸滚打爬,就像他一开始是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跟随酒吞一样,现在他因为鬼王力量的削弱而离开他。
那个没用的孩子寂寞的孩子究竟是谁呢?依赖贪恋着微薄温暖的到底是一方还是双方呢?酒吞看似在这场脆弱的关系中占主导地位,但是维持着这脆弱关系的由始至终都不是他,是那虚无缥缈的力量。
带着火红的温暖拉茨木逃出寂寞的是酒吞,这次,让孤独的鬼王脱离那片死寂的又会是谁呢。
鬼王面前出现一双脚,熟悉的铃铛带着浅浅的流光。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