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物种

是个垃圾
各方面都是垃圾
勉勉强强能写写画画点东西
混圈杂爬墙快
果然还是垃圾:D

【茨酒】景

*角色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蓝色的画布被涂抹上浅薄的橙灰色,边缘迸溅出点点热烈的红,如同燃烧的火焰般,瞬间席卷了上来,整片晴空换上了暖色的装饰,又渐渐从中间蔓延开绛紫。

张牙舞爪地粗壮枝干却盛开着美丽的樱色梦幻,花瓣义无反顾地挣开细枝投向大地的怀抱,在空中打着旋落入,惊起一圈圈涟漪。平静下了的酒水倒映出一副平和的眉眼,低垂的睫让那镶入了紫水晶的眼愈发地深邃。

酒水再次泛起波纹,粉色的瓣随着酒水转了转,然后滑进了某人的口腔。那人玩闹般,轻咬住花瓣,形状姣好的唇微微上翘,沾染了些许酒液的唇色,跟樱瓣比起竟毫不逊色。

伸舌将齿间的花瓣卷入嚼了几口咽下,酒吞才转过头对傻愣愣地看着他的茨木挑了挑眉。

“啧,你这是什么表情,本大爷喝酒的样子就这么让你着迷?”

紧盯着酒吞嘴唇的茨木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酒吞的发问,下意识地点点头。

酒吞嗤笑一声转头继续喝酒,耳朵尖染上了红。

还是被撩到了啊鬼王大人。

半葫芦的神酒咕噜下肚,群樱被风惊起脱离枝干迸散开,微醺的鬼王眯着泛起水光的眸,花瓣漫天飞舞,他抬头,将美景映入眼帘。

茨木也抬头,将鬼王映进心里。

酒吞吐出一口气。

鬼王俊俏的脸在他眼前放大,带着酒气,带着花瓣,还有一个轻柔到不染情欲的吻。

茨木感觉眼前的画面实是不真实。

我大概是醉了。

我大概是醉了。

鬼王想

鬼王眼中的樱色美景被一个白发红角的大妖所替代。

他将他映入眼帘。

【END】
有些后话拿来现在说。

我其实在写挑了挑眉时一直在笑来着hhhhhh
嗯,其实我是之前那个说要拿你是个没用的孩子那首歌写文的那位x但是后来又有人打算用这首歌画手书的样子,太多雷同的脑洞了我就放弃了所以_(:з」∠)_抱歉啊

还有就是,之前一个开电车痴汉车的太太是谁来着??找不到那篇文了啊(sad

评论(4)

热度(20)